酒辞

玲珑骰子安红豆
入骨相思知不知
更新随缘

盛夏的旅行者[01]

爱琴海的夏天(01)
#主cp喻黄
#甜虐掺半,HE
#文笔渣,欢迎捉虫
“啪”黄少天合上地图,“嗯,这里就是爱琴海了。”

湛蓝的波浪拍打着岸边,海风携带着的咸味迎风吹来,春日的微寒还未散去,初夏已悄悄来临。

黄少天穿着简单的白色卫衣,一只小柯基的头像在左胸前,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 和白球鞋,,斜背着一把吉他,手旁靠着一个黄色的行李箱,贴着贴纸,上面放着一个深蓝帆布双肩包,金色的的头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,笑着时会漏出小虎牙,

满身青春气。

黄少天拉着行李箱往前走,行李箱咕噜咕噜的转着。他热爱旅行,喜欢看各国的风景,遇见各种人,追溯心灵。

行李箱的声音停止了,黄少天站在一个花墙前,上面布满着藤蔓,但不寻常的是,墙上贴满了便利贴。

将近黄昏,太阳已接近海面,阳光温柔的撒在墙面上,温柔了整个世界。

黄少天一眼就看见了一张便条,上面写的是“愿我与最重要的你能相逢,相知,相守。”

字很漂亮,能想象的出,写字的人应该是个很文雅的人。黄少天看了看旁边的许愿池,又看了看墙,想到这大概是个许愿墙吧。于是掏出了一枚硬币,闭上眼许了个愿,转身往池里一投,硬币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,完美落入池中,又将愿望写在纸上,贴在了刚刚的便条旁。转身就离开了。

他并没有看到后面的男人。

喻文州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突然犯傻,偏偏跑来了许愿池,还写了纸条。他停了停,转身折返回去,想把便条撕掉,却发现旁边又贴了一张,还贴的很近,一撕就会一起掉,他看了看,上面写的是“我也想与最重要的你相遇啦”大概是回自己的那句话吧。喻文州温柔的笑了笑,便与黄少天相背而行了。

黄少天拿出手机确认了上面的的信息,客栈—蓝雨,又看了看白墙上的名字,就走了进去。

蓝雨是一家客栈,坐落于大街上,背对大海,在客栈里就能赏海,可以说是天时地利,当然还有人和。

黄少天从网上了解到,这家客栈的现任主人叫喻文州,是一位温柔的帅哥,当然,黄少天不是冲人过来的,而是因为被推荐过来的,推荐人是郑轩,黄少天想像郑轩这么丧的人都喜欢就看看了,结果这一看就看对了眼,就来了,并准备在这里住一整个夏天。

他推开门时,风铃响了一下,“欢迎光临”说话的是一位清爽的小哥哥,叫徐景熙。

“你是这里的老板吗?”黄少天问。

“不,老板还没回来,请您在大厅稍等。”

于是黄少天拉着行李箱坐到了后面。

其实说后面也就只有一点距离,蓝雨这家客栈装修的很漂亮,以蓝白为底,一进门是个具有简单特色的正方形大厅,不大,很简单,有几个沙发也是白色框架放蓝色垫子,还放着几个抱枕,具有简单感和时尚感,然后有半道玻璃墙,以白色为框,隔开了大厅和休息区,但只是简单的隔开,并没有完全遮挡,可以直接看到后面的海。休息区是个小酒吧,完全玻璃式,可以直接看海,外面还有露天阳台,非常舒适。酒吧的中间有一个小型的白色舞台,还配有钢琴,大概是专门为驻唱乐队准备的。

黄少天坐在海旁,也静不下来,于是拎了个吉他搬了个高脚凳就在舞台上开始弹唱起来。

“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

却始终让我沉迷

我身边只他一个

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

是他陪我流血破皮

陪我失眠时交换着回忆

也因他才成就我

换别人就失去结局

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

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 籍籍无名……”

少年清脆的嗓音伴随着海浪在房响起,海鸥在后方盘旋,阳光洒满海面,在店里的人们纷纷抬头,注视着弹吉他的少年。喻文州这时也推门进来了,他在门外听到了音乐声,正在好奇,这时看见了唱歌的人,不知为何心里好像有些温暖,就好像阳光照进。

一曲终了,黄少天鞠了个躬走下舞台,台下掌声雷动,但他一眼就看站在门口的喻文州了,对上那双眼眸,黄少天心中咯噔了一下。

这,大概就是所谓一见钟情吧。
﹉﹉﹉﹉
TBC